有投资者质疑称

2020-08-11 00:02

综合年报,在2014-2015年期间,*st八钢累计亏损45.4亿元,*st韶钢则累计亏损39.83亿元,这意味着两公司为宝钢带来了超80亿元的沉重包袱。

韶钢同样负债沉重,其截至一季度末资产总计163.4亿元,负债总计162亿元,资产负债率接近100%。

八钢重组失败主要是债务因素。一季度报显示,八钢截至一季度末资产总计180亿元,负债总计193.6亿元,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状态。

拟被宝钢注入工业气体资产的*st八钢近日公告称,由于“此次重大资产重组方案较为复杂,且涉及对现有钢铁资产和负债进行处置,须取得相关债权人等对重组的同意。经反复协商,公司尚未能就重组方案与金融债权人达成一致,故决定终止重组。”

“公司股票重组之前股价砸到最低,然后重组5个月,变成st,一句谈不拢便草草收场,重组失败。请问这么大一国企,没有把握就重组?韶钢八钢连续2个失败,对散户的利益完全不考虑,管理层应该负怎样的责任,如何处置?复牌后,如何保护投资者的利益?”有投资者问。

而韶钢的重组失败理由则是监管层对金融企业通过重组曲线上市的严苛。

综合来看,*st八钢和*st韶钢均属于宝钢在数年前钢铁行业景气时期收购的企业,两家公司分别是新疆和广东的最大钢企,当时被宝钢寄予了做大做强、扩张市场版图的希望。不过,收购之后的两公司效益表现较差,尤其是2014-2015年,两公司均陷入连续巨亏和高负债当中。

最新重组失败的*st八钢昨日尚未复牌,但*st韶钢此前复牌当日就已经跌停。目前,*st韶钢已经发布了两条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其6月14-15日以及6月16-20日这两个期间内股价跌幅均超过12%。

半个多月内,中国号称管理水平最先进、最擅长资本运作、旗下上市公司最多的宝钢接连遇到两次重组失败。

对此,八钢董事长沈东新回应称,股票复牌后的价格受二级市场多种因素影响,“我们无法对复牌后股票的价格作出相关的预测。”

在昨日的投资者说明会上,有投资者质疑称,在习主席提出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宝钢集团和八一钢铁均出现“忽悠式重组”的失败的现象,请管理层给小散们合理解释。也有投资者质疑称,宝钢到底是真重组还是逃避,或是“忽悠”?

此前在6月13日,*st韶钢表示,公司原拟筹划出售全部钢铁业务资产并通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收购宝钢集团下属金融业务资产。但经调查论证,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组。

昨日,新京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就此发问,八钢董事长沈东新对此回应称,公司的债权人结构较为分散,主要包括银行为主的金融债权人及供应商为主的经营性债权人。

新京报记者对比八钢一季度报和去年年报发现,十大股东中出现了几位新晋者:包括第二、三、四以及第六大股东,显示市场此前对重组较为看好。

面对退市疑问,沈东新称,公司已经积极采取多种措施,提高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争取不触及暂停上市条件。但公司最终能否于本年度实现盈利受多种因素影响,难以准确预测。

比如,第二大、第四大股东均为个人投资者,分别为桂慧选和刘婕妤;前者持有2381.8万股,持股比例3.11%;后者持有528万股,持股比例0.69%。

按照规定,如果两公司2016年净利润仍为亏损,则在2016年年度报告公告之日起将被暂停上市。

此前,一位正在将金融业务打包上市的钢铁央企高管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很明显能感觉到,近期监管层对于壳公司的资本运作十分关注”,不仅是市场热传的影视、游戏、vr,定增收购金融资产因为其特殊性而受到证监会的特别关注,在审核上更为严格。

而在钢铁主业持续亏损之下,资本运作的失败已经令这两家公司付出巨额的时间成本。两公司均承诺,在之后六个月时间内不再筹划上述重大事项。

第三大和第六大均为机构投资者,分别为深圳博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博腾绝对收益1号和兴业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部利得成长精选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前者持有805万股,持股比例1.05%;后者持有426万股,持股比例0.56%。

八钢昨夜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将于今日复牌,“提醒广大投资者及时关注公司公告,注意投资风险”。